成都市檔案局收藏1918年的白條,老闆曾持白條討賬,當年這樣的白條還不少
  ■天府早報記者顏雪實習生陳凌寒
   民國時期也存在“打白條”?昨日,成都市檔案局官方微博 “蓉城檔案”發佈歷史資料——一張1918年打下的“白條”。原來,1918年,成都交通警察庶務處一幫人去同馨園餐廳吃了兩桌魚翅席,共花去銀元24元,吃罷就留下一張白條子。隔了一周,老闆看咋個緊到沒得“反應”喃?於是,持此條找到了警察廳,這才把魚翅席的賬給結了。目前,這張白條收藏在成都市檔案局。
  圍觀
  一張近百年前的魚翅宴白條
  1918年3月13日,當時的一幫成都交通警察在成都同馨園餐廳吃飯,兩桌魚翅花去24銀元,吃完,一干人等留下了一張白條。目前這張白條被成都市檔案局收藏,在泛黃檔案上用毛筆正文書寫:“議定:魚翅席貳桌共銀元貳拾肆元整。”
  成都市檔案局政策法規處調研員姬勇對檔案進行解釋。“‘議定’的意思,就是商量,一般飯館的價格是牌價價格,已經固定的,所以這個價格很可能是打折後的。”當時的同馨園餐廳是成都有名的飯館之一,在現在的提督街附近。“而成都交通警察庶務處相當於綜合業務部門,管後勤各類雜事。”姬勇透露。“庶務”在中國古代被解釋為“機關團體內的雜項事務”。
  檔案上的落款是“交通警察庶務處照”,同馨園蓋章後簽訂“條”字。“其中的‘照’字意味著庶務處的警察確定、確認此白條,表知會之意,與‘條’字對應,‘條’字意味著認定。”姬勇說道。在檔案的落款旁邊還清晰可見兩枚印花,上面的文字“中華民國印花稅票”和圖片都清晰可辨。“兩枚印花意思為餐館已納稅,共兩分錢。”
  嚴格說來,這“白條”不是“一張”而是“一份”,因為其洋洋灑灑有3頁。“餐館只能委婉地討飯錢,警官公務繁忙、小店利薄等等托辭。”姬勇說,但時隔一周後,餐館老闆依然不見飯錢蹤影,只能硬下頭皮去警察局討飯錢,這才了結。“此事後來也沒有下文,估計就是給錢了事,警察就沒有受處分。”
  原因
  警察局很缺錢工資也打折
  當時成都流通的貨幣很多,銀元、銅錢都在市面上流通。直至1935年,成都才開始使用新的法定貨幣法幣。“民國初期物價不高,根據《成都市志·物價志》,1918年成都的豬肉市價為每斤0.13銀元。”姬勇說,如此換算過來,這兩桌價值24銀元的魚翅宴席,就相當於吃掉了185斤豬肉。“當時一個警察的月餉為4個銀元。”姬勇介紹說,工資低不說,更要命的是民國警察的工資還經常打折。“直至1949年為止,除了警察局長外,成都警察的工資都會打折,依照職務高低打折不同,有的是85折,有的是8折。當時警察局的考慮是職位高的拖家帶口,成家自然開銷高。而職務低的單身漢開銷要小一些。”至於真正讓警察們工資打折的原因,姬勇認為是“政府財政困難,發不出多的錢。”
  這份財政困難也轉移到了一些服務業,很多警察吃飯都採用“打白條”的方式。“這樣的白條在成都市檔案局還有很多,除了餐飲業,還有買茶葉的白條。”姬勇說,除了工資低是打白條的重要原因外,當時的社會混亂也是原因之一,“在民國初期還好,到了後面亂髮鈔票使得通貨膨脹很嚴重,隨之而來的就是物價飛漲。”
  ■新聞鏈接
  成都警察局還欠過洋醫官的薪
  1923年,法國駐成都領事曾給成都市警察局寫信抗議。當時的成都警察局聘請了一名洋醫官,此前約定月薪40大洋,但從4月份上班就職開始,直至10月份,警察局一分錢也沒給這位法國籍醫官,最後不得不鬧到領事館,由法國領事出面寫信到單位,聲討280大洋的工資。當時警察局的財政艱難可見一斑。
  而到了上世紀40年代,是民國時期物價最嚴重的時候。“當時社會動亂不安,物資價格自然飛漲。”姬勇說道。根據《成都市志·物價志》,1947年的豬肉價格最高時一度達到每斤2705元,“1948年成都警察局的一等警長工資也僅僅為65元,二等交通警察工資為45元。”姬勇繼續說道,“正因為不是高薪階層,所以才打白條。”嚴重的通貨膨脹,還是當時警察鬧事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  圖片由成都市檔案局提供
  ■歷史鉤沉
  國民黨承認曾欠毛澤東720大洋薪水
  @新浪歷史:【國民黨承認曾欠毛澤東720大洋薪水】8月27日,國民黨黨史館舉行喬遷暨揭幕儀式,其中館內毛澤東在國民黨內的薪水單廣受關註。國民黨黨史館主任邵銘煌證實,從黨內已解密的文件發現,中央黨部確曾拖欠毛澤東月薪;但在當年動蕩時代,最後該筆款項是否如數核撥,目前文件看不出來。
  (原標題:警察吃完魚翅宴 沒錢給 打“白條”)
創作者介紹

美國留學

ce01cerqe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