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制網記者馬超 通訊員寧公宣
  今年3月19日以來,南京警方部署開展以社會面巡防、電信詐騙防控等為主要內容的民生警務“九大攻堅戰”,其中之一便是開展破案輓損專項行動,嚴厲打擊各類盜竊、扒竊、搶奪等侵財性違法犯罪。
  經過兩個多月的偵查,南京警方成功搗毀4個攀爬入室盜竊的“蜘蛛賊”團夥,抓獲犯罪嫌疑人20名並全部刑事拘留。值得一提的是,被抓獲的20人中,有10人感染了艾滋病病毒,這是南京警方近年來最大一次對“涉艾”犯罪團夥進行的有效打擊。隨著這4個團夥的覆滅,南京浦口地區的攀爬入室盜竊案件下降了80%,而南京全市範圍內此類案件也下降了50%。
   “蜘蛛賊”深夜打車入室盜竊
  今年3月份以來,在南京市浦口區攀爬入室盜竊案高發,甚至出現一晚10多戶被盜的情況。警方對這些案件進行梳理後發現,嫌疑人均在凌晨選擇高檔小區作案,藉著窗戶、屋檐、管道攀爬,從廚房、衛生間打開窗戶入室。
  在南京市公安局刑偵部門支持下,浦口警方通過現場勘查,發現這夥盜竊攀爬能力很強,他們不像一般的小偷,翻窗入室盜竊後,打開房門逃走,而是哪裡爬進屋,得手後再從哪爬出,十足的“蜘蛛賊”。正因為這一點,被偷的住戶都是一家挨著一家。這夥人只要現金、金銀首飾、高檔手錶及手機等數碼產品,其中最多的一戶被偷了10多萬元的財物。
  警方通過蹲點守候和跟蹤調查,初步掌握了部分人的行蹤,發現這夥“蜘蛛賊”中,總有四川涼山籍人員的身影,他們大多住在南京一些城郊結合部。每次都是深夜打車到目的地,凌晨開始作案。
  經過一個多月的偵查,警方摸清了這夥人有4個團夥,共20人,他們都是四川涼山籍。後來,警方還摸清了他們經常出現的地點,並斷定他們中不少人感染了艾滋病。
  5月12日晚,警方決定收網,在浦口區湯泉一個旅館內抓獲了5名犯罪嫌疑人,繳獲被盜現金6200元。第二天下午,警方再次出擊,其中一個團夥的老大鄭某和妻子在睡夢中被抓。鄭某在團夥中扮演著“召集人”的角色。
  鄭某今年30歲,年輕時身輕如燕,攀爬入室盜竊技術一流。隨著年齡的增大,好吃好喝養成瞭如今一副胖墩墩的體型,爬不動後就退居幕後,負責指揮從老家帶來的小年輕“幹活”,並負責為他們提供毒品和銷贓。
  5月19日晚上,2名嫌疑人在威尼斯水城一夜攀爬入室盜竊了3家,剛回到出租屋,就被警方抓獲。而之後,警方在南京市另一家浴室內,又抓獲了3名嫌疑人。
  民警抓捕艾滋病嫌疑人染血
  據辦案民警介紹,由於在動手抓人之前,已知這夥人有不少患有艾滋病,民警做了一些簡單的防範,準備了100副橡膠手套。抓捕時戴上手套,防止嫌疑人因拒捕而撕咬、掙扎等。儘管如此,抓捕過程中還是出現了意外。
  5月13日,警方在突襲浦口一處窩點時,發現其中一個房間內有4名嫌疑人,其中一人正站在窗口位置。見有人巡查,站在窗口的男子迅速翻窗而出,準備踩在空調外機上跳樓逃跑,可沒想到一腳踩空,摔了下去。另外3人,則被警方控制住。
  摔下去的嫌疑人,也被外圍民警控制住。當時外圍的民警沒來得及戴橡膠手套,見有人跳樓逃跑,只想著抓住嫌疑人,那一瞬間忘記了他可能感染艾滋病,一位民警直接赤手上前,將他摁住並抓獲。結果,抓捕結束後,才發現自己手上沾了嫌疑人的血,隨後,該民警手上也被髮現還有傷口。
  4名嫌疑人均被送去體檢。因為檢驗結果需要數天才出來,在等待結果期間,參與行動的民警都很憂心,擔心參與抓捕的那位民警感染艾滋病,而該民警卻始終毫無怨言,“作為一名民警,肯定會遇到各種危險,再遇到此類抓捕,我還會一如既往向前沖的!”
  所幸的是,檢查結果很快出來,發現此次抓獲的4名犯罪嫌疑人中,其中3人都感染艾滋病,只有跳窗逃走那名嫌疑人沒感染。
   特殊監區專門羈押艾滋病嫌犯
  這次行動中,南京警方一共搗毀了4個“蜘蛛賊”團夥,抓獲了20名犯罪嫌疑人,其中包括10名感染艾滋病病毒的嫌疑人。
  “他們盜竊來的財物,銷贓後大部分用來吸毒。”辦案民警介紹,嫌疑人並不知自己染病,被抓後,警方送他們去體檢才知道。
  據辦案民警介紹,以前,對這些感染艾滋病的違法犯罪嫌疑人,因各種條件限制,在實際操作過程中,往往無法進入正常的訴訟程序。時間長了,他們就認為感染了艾滋病病毒就能逃避打擊,甚至出現部分嫌疑人一旦被抓,就會掏出隨身攜帶的艾滋病檢驗報告,當成“護身符”。
  不過,此次南京警方抓獲的10名感染艾滋病病毒的嫌疑人,卻沒能逃脫法網,全部被刑事拘留。據南京警方有關負責人介紹,針對“涉艾”違法犯罪人員羈押監管難題,在有關部門支持下,南京警方已建成了“特殊”監區,專門用於羈押監管“涉艾”違法犯罪嫌疑人。
  法制網南京6月17日電  (原標題:南京警方搗毀4個入室盜竊團夥 20名嫌犯中10人染艾滋)
創作者介紹

美國留學

ce01cerqe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